2019年 07月 13日 星期六,欢迎光临本站 上海幸运28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网址: http://www.jjsjsjl.com



知识产权代理

  4月26日,我们迎来第19个世界知识产权日。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通过专利法、商标法、著作权法等法律法规的制定,使得知识产权的综合实力与保护力度显著提升。

  在世界知识产权日来临之际,最高人民法院通报《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18)》(白皮书)以及2018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10大案件和50件典型案例,各地法院也相继通报了该区域的典型案例。

  众垒法律品牌观察特别邀请了国内知识产权领域资深大咖天元律师事务所孙彦律师、涉外知识产权领域年轻代表泰和泰律师事务所肖越心律师结合最高法院的通报分别从不同层次、不同方向解读中国知识产权领域发展现状,以飨读者。

  通过结合以往最高院发布的典型案例来看,孙彦律师认为案件涉及面越来越广泛,但案件典型性有所下降,单一类型案件有所重复,新类型案件的增长并不多,从侧面反映出我国知识产权相关法律法规愈发完善。

  肖越心律师认为最高院发布的案例,以及近日各地法院发布的案例,呈现了疑难案件增多、社会影响力案件增多、高标的额案件增多、涉外案件增多等趋势,可以代表近年知识产权纠纷类案件的一些特点。

  整体来看指导性案件和典型性案件的发布,其本身出发点在于向公众传达积极信号,鼓励公众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身知识产权的合法权益,增强公众维权信心。对于律师来说则需要将关注点放在案例中体现的审判标准和思路,总结背后的趋势。

  2018年,人民法院新收知识产权民事、行政和刑事案件数量达到334951件,比2017年增加97709件,同比上升41.19%。其中,知识产权行政一审案件和民事一审案件呈大幅上升态势,分别达到53.57%和40.97%。

  2018年国家知识产权局共授权发明专利43.2万件,国内注册商标479.7万件,基础量上升必然带来权属争议案件的增加。为解决商标审查积压问题,缩短审查时间,商标局增设了外地审协中心,招聘了大量新人,新人上岗存在对法律政策尺度把握不够精准的问题,存在一律从严现象,导致申请被驳回,因此也会产生大量行政诉讼。

  近几年,新法、司法解释、法规、指南等相继出台,解决了部分知识产权类案件的滞后问题。专业审理机构与专业法官的出现加强了对新制度和新做法的探索,为承接更多案件提供了可能。知识产权服务机构的规范化程度、服务人员素质的提高都对案件数量的上升具有促进意义。

  而双方都认为,在意识层面民众对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在提高,特别是对实现公平正义的信心的提升,必然会导致案件量的上涨。

  无论是哪种原因导致知识产权类案件大幅上涨对于律师行业来说都是大有裨益的。宏观角度讲,案件数量的上涨将促进各方对法规、机构、服务的不断探索研究,使事实依据更加的清晰。从律所角度讲,在宏观的大前提下将进一步促进律所向专业化、规模化的方向迈进。

  随着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实施,涉及复杂技术事实认定的技术类案件及其他新类型案件增加,知识产权的审判与知识产权的律师都将面临新的要求和挑战。

  从审判角度来看,技术调查官与知识产权法庭的设立,可以为知识产权案件提供专业技术咨询,确保了技术事实认定的中立性、客观性和科学性。

  孙彦律师认为律师在处理涉及复杂技术事实认定的知识产权案例时不要求律师必须对该案涉及的专业领域达到精通的程度,但要求律师在案前将关键技术争议点了解清楚。因为知识产权类案件中技术事实和法律事实在本质上是存在区别的。了解清楚技术争议点才能在审理过程中针对争议点产生积极有效的观点,并在庭审阶段用法律的专业语言充分表达,让法官更加容易理解和接受律师的观点。

  肖越心律师认为对于处理技术类案件的律师而言,由于技术领域之间存在壁垒,同样很难要求律师精通多项专业技术。从个人发展角度还是应该在本领域深耕,跨领域分工合作。事实上知识产权领域内部知识体系非常庞杂,即使在细分领域的学习和进步也是无止境的。

  综合来看涉及复杂技术事实认定的知识产权案例增多,要求知识产权专业领域的律师必须是复合型的,要有出色的学习能力,对专业领域内新技术的迭代和更新要有一定的敏感度,对技术要有深入的了解。

  从2.6亿元“天价罚单“的深圳快播案到诉讼标的21亿元的吉利集团纠纷案,人民法院的知识产权审判开始受到社会广泛关注。社会关注度的上升必然带动知识产权领域在律所的地位变化,律所在知识产权领域的服务将更加深入,细分领域将更好的满足客户需求。例如针对知识产权质量的分析、判定与管理、涉外知识产权诉讼将迎来新机遇。

  孙彦律师认为在传统的投资并购过程中,在进行企业技术壁垒考察时主要是从文本出发,关注点在于知识产权的数量。但是其是否对公司主营业务搭建行业壁垒有帮助却并未受到足够的重视,作为知识产权专业律师需要从知识产权质量的分析、判定、管理等多角度来体现价值,这在未来也会成为知识产权领域的新兴业务。

  孙彦律师也在《展望2019·知识产权业务挑战与机遇并存》一文中指出:“知识产权申请从追求数量到追求质量,律师的专业水平将会凸显。“

  在涉外知识产权诉讼领域经验丰富的肖越心律师在执业过程中发现,目前传统非以涉外为主的律师事务所中涉外知识产权诉讼律师存在缺口。知识产权涉外领域与涉外非诉领域联系紧密相关。随着我国“一带一路”政策的不断落地实行,中国企业未来会更加主动“走出去“,并且我国正在加大对国外权利人的保护力度,这对涉外律师既是鼓励也是要求。

  随着知识产权相关法律法规的不断完善,我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一直在进步,但仍旧存在不足与可改进之处。孙彦律师与肖越心律师分别从当事人、制度、律师三个角度阐述我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不足。

  首先,肖越心律师认为当事人的突出的问题在于补偿不足覆盖维权成本,包括经济、时间和胜诉率方面的成本。禁止侵权效果不佳判决后仍旧存在反复侵权问题,对恶意抢注行为惩戒不足。

  其次,从制度规则的角度出发肖越心律师认为主要问题在于证据规则的调整。目前权利人存在取证难、证据标准高、原告举证责任重等难点,可以考虑在部分问题上降低举证责任,或者调整举证责任分配等,也可对解决前述问题起到一定作用。

  最后,对于中国知识产权专业律师来说跨国知识产权的争端是中国知识产权专业律师未来将要面对的一大难题。孙彦律师认为,跨境知识产权争端要求律师具备优秀的综合能力,对各国知识产权争端解决机制要有充分的认知来进行全面的筹划。另外,目前国内在知识产权专业律师对于知识产权垄断争端的研究还不够深入。虽然目前国内将很多知识产权垄断的争端案件归纳到不正当竞争中,但这在今后的行业发展中将会是很重要的组成部分。

文字:[大][中][小] 2019-04-12 09:36    浏览次数:    

  4月26日,我们迎来第19个世界知识产权日。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通过专利法、商标法、著作权法等法律法规的制定,使得知识产权的综合实力与保护力度显著提升。

  在世界知识产权日来临之际,最高人民法院通报《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18)》(白皮书)以及2018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10大案件和50件典型案例,各地法院也相继通报了该区域的典型案例。

  众垒法律品牌观察特别邀请了国内知识产权领域资深大咖天元律师事务所孙彦律师、涉外知识产权领域年轻代表泰和泰律师事务所肖越心律师结合最高法院的通报分别从不同层次、不同方向解读中国知识产权领域发展现状,以飨读者。

  通过结合以往最高院发布的典型案例来看,孙彦律师认为案件涉及面越来越广泛,但案件典型性有所下降,单一类型案件有所重复,新类型案件的增长并不多,从侧面反映出我国知识产权相关法律法规愈发完善。

  肖越心律师认为最高院发布的案例,以及近日各地法院发布的案例,呈现了疑难案件增多、社会影响力案件增多、高标的额案件增多、涉外案件增多等趋势,可以代表近年知识产权纠纷类案件的一些特点。

  整体来看指导性案件和典型性案件的发布,其本身出发点在于向公众传达积极信号,鼓励公众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身知识产权的合法权益,增强公众维权信心。对于律师来说则需要将关注点放在案例中体现的审判标准和思路,总结背后的趋势。

  2018年,人民法院新收知识产权民事、行政和刑事案件数量达到334951件,比2017年增加97709件,同比上升41.19%。其中,知识产权行政一审案件和民事一审案件呈大幅上升态势,分别达到53.57%和40.97%。

  2018年国家知识产权局共授权发明专利43.2万件,国内注册商标479.7万件,基础量上升必然带来权属争议案件的增加。为解决商标审查积压问题,缩短审查时间,商标局增设了外地审协中心,招聘了大量新人,新人上岗存在对法律政策尺度把握不够精准的问题,存在一律从严现象,导致申请被驳回,因此也会产生大量行政诉讼。

  近几年,新法、司法解释、法规、指南等相继出台,解决了部分知识产权类案件的滞后问题。专业审理机构与专业法官的出现加强了对新制度和新做法的探索,为承接更多案件提供了可能。知识产权服务机构的规范化程度、服务人员素质的提高都对案件数量的上升具有促进意义。

  而双方都认为,在意识层面民众对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在提高,特别是对实现公平正义的信心的提升,必然会导致案件量的上涨。

  无论是哪种原因导致知识产权类案件大幅上涨对于律师行业来说都是大有裨益的。宏观角度讲,案件数量的上涨将促进各方对法规、机构、服务的不断探索研究,使事实依据更加的清晰。从律所角度讲,在宏观的大前提下将进一步促进律所向专业化、规模化的方向迈进。

  随着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实施,涉及复杂技术事实认定的技术类案件及其他新类型案件增加,知识产权的审判与知识产权的律师都将面临新的要求和挑战。

  从审判角度来看,技术调查官与知识产权法庭的设立,可以为知识产权案件提供专业技术咨询,确保了技术事实认定的中立性、客观性和科学性。

  孙彦律师认为律师在处理涉及复杂技术事实认定的知识产权案例时不要求律师必须对该案涉及的专业领域达到精通的程度,但要求律师在案前将关键技术争议点了解清楚。因为知识产权类案件中技术事实和法律事实在本质上是存在区别的。了解清楚技术争议点才能在审理过程中针对争议点产生积极有效的观点,并在庭审阶段用法律的专业语言充分表达,让法官更加容易理解和接受律师的观点。

  肖越心律师认为对于处理技术类案件的律师而言,由于技术领域之间存在壁垒,同样很难要求律师精通多项专业技术。从个人发展角度还是应该在本领域深耕,跨领域分工合作。事实上知识产权领域内部知识体系非常庞杂,即使在细分领域的学习和进步也是无止境的。

  综合来看涉及复杂技术事实认定的知识产权案例增多,要求知识产权专业领域的律师必须是复合型的,要有出色的学习能力,对专业领域内新技术的迭代和更新要有一定的敏感度,对技术要有深入的了解。

  从2.6亿元“天价罚单“的深圳快播案到诉讼标的21亿元的吉利集团纠纷案,人民法院的知识产权审判开始受到社会广泛关注。社会关注度的上升必然带动知识产权领域在律所的地位变化,律所在知识产权领域的服务将更加深入,细分领域将更好的满足客户需求。例如针对知识产权质量的分析、判定与管理、涉外知识产权诉讼将迎来新机遇。

  孙彦律师认为在传统的投资并购过程中,在进行企业技术壁垒考察时主要是从文本出发,关注点在于知识产权的数量。但是其是否对公司主营业务搭建行业壁垒有帮助却并未受到足够的重视,作为知识产权专业律师需要从知识产权质量的分析、判定、管理等多角度来体现价值,这在未来也会成为知识产权领域的新兴业务。

  孙彦律师也在《展望2019·知识产权业务挑战与机遇并存》一文中指出:“知识产权申请从追求数量到追求质量,律师的专业水平将会凸显。“

  在涉外知识产权诉讼领域经验丰富的肖越心律师在执业过程中发现,目前传统非以涉外为主的律师事务所中涉外知识产权诉讼律师存在缺口。知识产权涉外领域与涉外非诉领域联系紧密相关。随着我国“一带一路”政策的不断落地实行,中国企业未来会更加主动“走出去“,并且我国正在加大对国外权利人的保护力度,这对涉外律师既是鼓励也是要求。

  随着知识产权相关法律法规的不断完善,我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一直在进步,但仍旧存在不足与可改进之处。孙彦律师与肖越心律师分别从当事人、制度、律师三个角度阐述我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不足。

  首先,肖越心律师认为当事人的突出的问题在于补偿不足覆盖维权成本,包括经济、时间和胜诉率方面的成本。禁止侵权效果不佳判决后仍旧存在反复侵权问题,对恶意抢注行为惩戒不足。

  其次,从制度规则的角度出发肖越心律师认为主要问题在于证据规则的调整。目前权利人存在取证难、证据标准高、原告举证责任重等难点,可以考虑在部分问题上降低举证责任,或者调整举证责任分配等,也可对解决前述问题起到一定作用。

  最后,对于中国知识产权专业律师来说跨国知识产权的争端是中国知识产权专业律师未来将要面对的一大难题。孙彦律师认为,跨境知识产权争端要求律师具备优秀的综合能力,对各国知识产权争端解决机制要有充分的认知来进行全面的筹划。另外,目前国内在知识产权专业律师对于知识产权垄断争端的研究还不够深入。虽然目前国内将很多知识产权垄断的争端案件归纳到不正当竞争中,但这在今后的行业发展中将会是很重要的组成部分。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幸运28

公司介绍

业务范围

政府扶持项目

高新技术认定

知识产权代理

人才认定办法

招贤纳士

联系我们